眼患重疾五年心血写就《闲话〈夺印〉》_扬州扬剧网 YangJu.Cn
综述 大事记 扬剧戏评 扬剧戏考网络E文 名家题词
返回首页

眼患重疾五年心血写就《闲话〈夺印〉》

时间:2007-08-23 23:19来源:扬州扬剧论坛 作者:王鸿 点击:
(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媒体,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和来源: 扬州扬剧网 www.yangju.cn)


“水乡三月风光好,风车吱吱把臂摇……”至今还有很多人记忆犹新,这是上世纪60年代,红极一时的扬剧《夺印》,曾被全国30多个剧种、300多家剧团移植改编,还被拍成了同名电影,创下建国以来中国戏剧一“最”。当年,成功塑造《夺印》的扬剧演员李开敏汪琴等,也已成了当今扬剧界的领军人物。

  《夺印》的巨大影响力奠定了扬剧现代戏的首座高峰,不过,一直被一些人“披上”了特殊的历史面纱。

  这到底是一出什么戏?这出戏又是怎么出炉的?

  眼患重疾,五年心血写就《闲话〈夺印〉》

  王鸿先生的家在一条老巷里,老远就看到院子里有一株高大的广玉兰。王老在门口迎候,走到树下,仰望上空,顿感其粗壮。王老说,这树已经有一百四五十岁了。枝干遒劲,绿叶繁茂,树冠如盖,虽然历经风雨,却依然生机勃勃,让人内心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力量。

  76岁的王老,忙着给我们泡茶。右眼因病重已经失明,左眼的最佳视力也只有0.5,但这并没有影响到老人乐观、开朗的性格,两三万字的《闲话〈夺印〉》就是在这样“严峻”的生理条件下,一字一句,花了五年的心血。

  窗外秋风拂面,屋内谈笑风生。在王老淡然的笑声里,我听出了那段历史岁月里的酸甜苦辣。

  眼患重疾坚守“三不”

  五年心血写下“闲话”

  王鸿生于江都, 1981年5月,离开扬州,任省文化厅剧目创作室主任,随后做了五年半的省文化厅副厅长和四年半的省文化厅厅长,接着又任省政协常委、教育文化委员会主任。

王老是扬州著名作家,《扬州散记》和《老扬州》是其力作。2001年,就在《老扬州》付梓出版后,一夜之间,老人的右眼突然看不见东西了,并不断出血。“睁开眼就觉得眼前一片片黑云在飘”。医院的化验检查结果让家人大吃一惊,王老的眼疾是由于眼底血管动脉硬化,引起梗塞,破裂出血。

  同年,王老从南京回到了扬州定居静养,遵医嘱,减少用眼的时间,并谢绝了一切社会活动。“我给自己制定了‘三不政策’——不看书、不进剧场、不写作。” 王老笑着说。有时实在熬不住了,就翻看报纸的大标题,过过瘾。而写《闲话〈夺印〉》真算是网开一面了。但这不是没有缘由的。

  早在2000年以前,王老就和江苏人民出版社签订了出书合约,“盘点”海外考察游历的所见所闻,由于眼患重疾只得作罢。后来,中国美术出版社慕名找上门来,请王老写“老戏台”,并开出高稿酬,王老也婉言谢绝了。

  王老说,写《闲话〈夺印〉》是了却他的一桩心事。

  2000年春夏之交,作为扬州专区扬剧团第一任团长的王老,应上海有线电视台之邀,从南京返回扬州,录制一段他任职期间扬剧状况的口述录像。当得知王老是《夺印》的作者之一时,女导演立即说:“《夺印》这个戏有争议,你就不必说了,请你谈谈扬剧团其他方面的情况。”这番话,让王老受了很大的“刺激”。 “虽已步入21世纪,但是这件事却让我感觉到对《夺印》的争议并未结束。因此,我觉得自己写的《闲话〈夺印〉》,也许还值得关心《夺印》的人们一读。”王老有些焦虑,“现在,《夺印》四作者中,李亚如、谈宣已经去世,汪复昌也已病重,如果再不将史料整理出来,那将永远是一个谜团了。”

  《夺印》首次彩排遭遇失败

  最初名为《红旗插到小陈庄》

  年事已高,加之眼疾严重,写作倍加艰辛,更需坚强的毅力支撑。王老有记笔记的习惯,这帮了他不少忙,但是从60余本笔记中,一一查找核实,也是一件难事,常常累得腰酸背痛,有时为了一段史料,还要东奔西走。一天下来,只能写一两千字,否则,眼睛实在受不了。

  40多年前的情景尘封为记忆,为了准确地记下那段历史,王老在写出初稿以后,先请作者之一汪复昌过目,又请当年参与演出和熟悉情况的老友帮助回忆,修改,补充。翻阅《闲话〈夺印〉》,《夺印》的台前幕后了然于胸,如同那段岁月一样,一波三折,饱经风险。1960年11月,中共江苏省委以红头文件下发了《老贺到了小耿家》这篇通讯,号召全省党员干部向贺文杰学习,并要求各地将贺文杰的事迹编成各种形式的文艺作品,广为宣传,以教育更多的干部群众。一时,全省各地闻风而动。以贺文杰事迹为素材的唱词、快书、评话、小演唱等文艺作品纷纷涌现;而各地专业剧团则竞相编写戏曲,全省先后上演的有10多个剧团。贺文杰这个先进人物是在扬州土壤上产生的,省委有号召,扬州地委自不甘落后。1960年底,王鸿受命负责召集创作组,很快,初稿拿了出来,取名《红旗插到小陈庄》。经过半个多月的紧张排练,剧本搬上了舞台。

  首次彩排演出选在小东门附近的人民大舞台。这座创建于清朝宣统初年的老剧场,有1300多个座位,是当时扬州城里最大的一家专业戏剧剧场。可是,戏还未演到一半,观众就已走掉一大半。

  第一次彩排失败了。扬州地委领导并未因首次彩排不尽如人意而责怪创作组与剧团,而是要王鸿继续牵头将这出戏搞下去。地委领导经过研究,由刚调任专署文化局长的李亚如和王鸿一同主持创作组的活动,并参与创作。

  深入农村取经回来后,四人对剧本动了“大手术”,不但剧中人物的名字改了,剧情也和通讯的内容有很大不同。首次演出选在剧本的原型所在地高邮甘垜。王鸿回忆说:“那晚,1000多人站在毛毛细雨中看戏,好像忘记了冷风刺脸,细雨湿身,直到把戏演完了,才在热烈的掌声中散去。当天夜里,公社党委书记王鹤皋跑进我的宿舍,我连忙从被窝里坐起,他坐到床边对我说:‘你们这个戏好,散戏后有不少人找到我,要我留你们再演两场。’我当即同意了。”而后到宝应、江都、泰州等县农村演出,也都受到热烈欢迎。每到一处演出,剧团都要召开一次座谈会,广泛听取意见。仅大的改动就有18次,小的改动已经数不清了。

  不过,对《红旗插到小陈庄》这个剧名,观众反映不够理想,作者也不满意。当时任地委宣传部副部长的钱承芳提议取名《夺印》,得到大家的一致赞同,从此改名《夺印》。

  扬州地委冒着风险“撑腰”

  《夺印》轰动南京和上海

  《夺印》从1961年春天公演,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总计上演110多场,观众达10万人次。剧团在年终总结上报材料里理直气壮地写上:“我们夺下了编演现代戏这颗印!”

  庐山会议之后,反击右倾翻案风的“红头文件”层层下达。根据《老贺到了小耿家》这篇通讯改编的戏剧及其他形式的文艺作品,必然要涉及到落后队的一些情况,落后的原因,作品中的主人翁是

  如何在斗争中改变落后面貌的等等。正因如此,问题就来了,这关系到是歌颂大好形势还是揭露阴暗面的问题,是写“九个指头”还是写“一个指头”的问题。

  没有多久,全省各地一哄而起根据通讯改编的十多台大戏和其他形式的文艺演出都销声匿迹了,只有扬剧《夺印》还在演出。王鸿自信这出戏是着力塑造党的优秀基层干部的形象,并非恣意揭露阴暗面;从演出效果来看,对观众能起到振奋、激励的作用,而不是灰溜溜的效果。

  1962年春季,扬州专区扬剧团又一次到南京秦淮剧场演出,提出演完古装戏再演几场《夺印》。剧场经理了解了这个戏的内容,感到为难。当时的省文化局负责人很干脆地说:“这个戏我不看,谁批准上演谁负责!”

  正在省委党校学习的地委书记处书记张利群和宣传部副部长李学民,知晓情况后答道:“你们可以上演,出了问题由我们扬州地委负责!”剧团回到扬州后,地委第一书记胡宏在听取汇报时得知省里有人对此剧有不同看法,还有人准备写文章进行批判,当即表示:“这个戏你们还要继续演,今后就在本地区各县演出,有地委保护,外面想批,也批不到你们。”时隔40多年,每当王鸿想起胡宏、张利群等的这番话,仍觉得铿锵有力。《夺印》也成了一块试金石,试出了为官之道。

  1962年8月,扬州专区扬剧团建团以后首次去上海演出,要给上海观众一个惊喜。《夺印》作为“备演剧目”,布景也一并加工出新,还特地请省戏校的徐子权老师来剧团指导排演。

  眼见每晚剧场里上演的古装戏都“热”得很,王鸿心中萌动起趁热打铁上演《夺印》的想法。在古装戏独占鳌头的那个年代,在异乡演出现代戏困难可想而知。最终决定,对内演出一场《夺印》,暂不卖票。结果《夺印》在上海一炮打响,好评如潮。     

受文化部之邀赴京改编话剧

  全国共有300多个剧团移植

  1963年春节后不久,文化部艺术局决定将《夺印》改编成话剧。经地委领导决定,王鸿和谈宣赴京参与改编。1963年5月,全国文联召开全委扩大会议,王鸿作为特邀代表出席了会议。周总理在怀仁堂向出席会议的全体代表作了报告。他在报告中提到《夺印》,当说到已经看过三个不同剧种的演出时,转过脸来询问坐在身旁主持会议的阳翰笙:“《夺印》的作者你们可曾请来?”阳翰笙答道:“来了!”周总理点点头。

  随着《夺印》影响的不断扩大,全国共有300多个剧团移植改编,所演出的剧种有京剧、豫剧、川剧、秦腔、昆剧、晋剧、粤剧、滇剧、闽剧、婺剧、赣剧、楚剧等。

  转眼“文革”开始,《夺印》变成了大毒草,王鸿也身陷恶境。粉碎“四人帮”后,《夺印》又遭大批判。王鸿称,“《夺印》是一出反映阶级斗争的戏,‘夺印 ’即争夺印把子,争夺领导权。不过,有人以为《夺印》是为了配合党的八届十中全会提出‘以阶级斗争为纲’而编创出来的,显然是个误会。《夺印》开始创作于 1960年底,在上海首演是1962年9月19日,党的八届十中全会公报发表是9月28日。《夺印》在上海演出时,八届十中全会尚未召开。《夺印》上演后,上海的报纸上发表过多篇评介文章,一致认为《夺印》成功地塑造了一个农村党的优秀基层领导干部的形象。而今,《夺印》主人公何文进知难而上、爱民为民、拒腐防变的人物形象仍具有现实意义。”

  后因种种原因,《夺印》拍摄电影戏曲片的愿望没能实现,最终拍成了同名故事片,而扬剧《夺印》进京演出也未能成行。这也成了王老心中的《夺印》两大憾事。

  1999年初,江苏省委为庆祝建国50周年,由省委宣传部牵头选编50年来江苏作家创作的小说、散文、诗歌、戏剧、电影、电视剧、曲艺、文学评论等方面的优秀作品选集,总其名为“江苏50年文学经典”。扬剧《夺印》入选。

  中午时分,离开王老家。高大的广玉兰洒着绿阴,岁月沧桑,它却依然直立支撑着这片天地。

  链接《夺印》

  《夺印》中的党支部书记何文进,是参照《新华日报》记者李晓晖和《高邮报》记者谈宣采写的通讯《老贺到了小耿家》中的党支部书记贺文杰的先进事迹创作的。三年困难时期,高邮甘垜公社小耿家大队灾情十分严重,多数村民挣扎在饿死与病死的边缘。邻近的龙王大队由于有贺文杰这个好当家人,不仅带领全队父老乡亲安度灾荒之年,而且主动向上级提出愿意帮助邻队小耿家摆脱贫困。经上级批准,小耿家大队并入龙王大队后,仅一年多时间,就奇迹般地将小耿家村民拉出了苦难的深渊。 

vDY6UeTp.jpg
 TDny0sQj.jpg

 王鸿m3SQxIvt.jpg


信息来源:扬州扬剧网 http://www.yangju.cn/-扬剧论坛 http://bbs.yangju.cn
原文链接:http://bbs.yangju.cn/thread-3351-1-1.html



(责任编辑:水易)
顶一下
(1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新闻和文献为网络转载,若未注明版权之处或原作者,请及时联系本站添加版权或删除文章。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请登录 注册用户名 参加评论,方便日后联系。
评论发布需审核后公布,将在1个工作日公布,请谅解!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